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记天地是 宣传“手写速记” 的阵地

宣传手写的《北方速记》、进行速记教学与速记学术交流的场所,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我要做一个老有所学,老有所思,老有所想,老有所为的老人。我热爱速记事业,从事速记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希望能得到广大博友、网友的青睐、支持和帮助,更企望得到祖国和人民的给予力量和动力,使得我国的速记事业,兴旺发展,更上一层楼。什么是速记?“‘速记’,是用科学的线条作符号和一套严谨的缩略方法,迅速记录人们语言、思维的快速书写的‘文字’。”“是广大书写劳动者节省书写时间、减轻书写劳动强度、增进思维敏捷反映能力、提高工作效率和学习成果的一门现代最实用的信息科学技术。”

网易考拉推荐

从学速记到教速记   

2007-11-22 01:17:55|  分类: 速记学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学速记到教速记

柳守仁

 我喜爱速记,是53年上学时,听说有一种快速记录的技术,光听说可从来没见过,更不知从何学起,1955年参军后还一直惦念着速记。1958年夏季的一天,突然看到沈阳军区发行的《前进报》上登载“浙江省温州市速记学校《招生简章》”,我即刻向连、营领导提出“学习速记的申请报告”,得到批准后就立即向温州速记学校报名。书信往复,报名考试,使我失去了在军队里学习速记的机会。1959年集体转业到哈尔滨林业机械厂后,一边学车工一边开始了我的速记学习生涯。我学习速记断断续续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学完了课本,但没有速度更没有经验。在我的夜校学习和参加“毛著”、哲学学习的笔记里,汉字夹杂着速记符号记得比较轻松,这就增加了要掌握速记的决心。1963年春,北京林业部派来一批大学生来工厂实习,与我住在一起,下班后他们看我练写速记很感兴趣,非要跟我一起学习,在四车间党政领导的支持下,在车工班开始了我“第一次速记教学”。“学生们”午间边吃饭边听课,我刻钢板油印讲义,大家学得非常认真。后来,学校邮来教材,书中的符号我认识的极少,因为我学我教的教材是《简易速记》,而现在收到的是《温州汉语速记》,两本教材的符号完全不相同,我们的第一个速记班就这样解散了。

    1963年我重新学习了《温州汉语速记》。人生的路漫漫,要想成为一名有志向的青年,目标是工人工程师,做一名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就要学技术、学文化、学马列和毛著。学习要找窍门,要提高记录速度把老师的讲课内容要记得全、记得细,靠什么?这时我认为速记是我学习的最好的帮手,所以我要掌握它,学会它。就这样,我又学会了一种方式的速记。

1968年,我被调入黑龙江机械制造学校实习工厂。学校恢复招生后,我是一边生产,一边带着学生实习,年复一年,实习 -- 生产,生产  --  实习形成了我的职业。我校工厂从82年成立教学车间,我是教学车间的专职生产实习教师,并担任车工班的班长,制订实习教学计划、研究教学方案、备课、讲课、带领学生边生产边实习、考试、评分等一系列教学环节,使我爱上了实习教学这一工作岗位,由于实习教学颇有成效,连年被评为学校、学院的先进工作者,为了表达我对教学的热爱,愿把我学到的速记技术在学校里传播。我的“奇想”得到学院领导和中专领导及学生会的支持,于是在1985年3月在校内开始了“速记第二课堂”的教学。

    我的速记教学,在校内得到学院各级主要领导的重视与支持,李法尧院长亲自到课堂观看教学,教务处处长沈云瑞、中专校长李运超和学生科长何承贵、教务科长朱清芳的大力支持下,速记教学有了教室和充沛的时间上课,学生结业领导与他们合影留念。当我遇到的困难的时候,院办主任王家方和我的老师、温州速记学校张洪声老师,黑龙江省文秘速记协会的颜廷超副理事长帮助解决、以后又得到了全国著名速记专家、北京市速记协会理事长唐亚伟教授的鼎力相助,所以一期比一期好,一年比一年强。

    在我学习《温州速记》时,对教材中的韵母符号“乌”和“窝”、“因”和“英”、“欧”和“邮”、“威”和“ ei ”、“恩”和“eng ”的合并,感到很不习惯,几次想改一改,然而刚刚学习对速记还在一知半解之中,也是茫然。1985年3 月我教温州《简明速记十五讲》,两个学期后,开始了我积虑多年修改速记方案的设想。1986年上半年在征得我的老师张洪声和速记前辈颜廷超老师的同意和支持后,对《简明速记十五讲》中合并的韵符进行了单设,重新设计符号,利用业余时间刻成蜡纸印出讲义,进行教学实践。

    1986年6月和8月,在学院、工厂领导的支持下,我先后参加了在上海青年宫举行的“《简易速记》研讨会”和在北京中央党校举行的“纪念中国速记九十周年学术交流会”,带着我的想法和制成的《汉语速记音符总表》,去见我的老师和众多速记专家。在两会的鼓舞下,在老师、专家和速记界朋友们的热情鼓励与支持下,坚定了我宣传速记、推广速记的信心,返校后就着手编写新的讲义和教材。

    当时我在工厂,一边生产和实习教学又一边在业余时间进行速记的研究与教学。我的新讲义全是下班后在车间里研究、编写、修改、刻钢板。我刻一章、发一章、讲一章,在一个学期里完成的,把装订好的讲义送给我的老师张洪声和著名速记专家唐亚伟、颜廷超老前辈审核并征求修改的意见后,《北方速记》才正式得名并装订成册。唐亚伟教授为该书题词:“推广速记技术,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作出新贡献!”颜廷超、张洪声老师为该书作《序》,称《北方速记》“与《汉语拼音方案》相一致,实现一韵一符,适合北方人的语言特点。”王正和金芳老师为该书撰写书评,称《北方速记》是“速记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与《汉语拼音方案》相一致,同普通话一样,‘普遍通用’”、“用速符编写课文增强读者识读速符能力,这对知识转化为技能、技巧来说,是可贵的一招儿。”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使我产生公开出版发行《北方速记》的念头。在黑龙江大学、黑龙江省高等院校学报编辑部余式辉老师的大力支持下,《北方速记》于1988年由黑龙江科技出版社正式出版。从此,我教学有了自己的书,书店里出售也有我的书,《北方速记》除在黑龙江省各地书店上市外,远销吉林、辽宁、山东、河南和新疆、福建,《北方速记》的名声悄然在读者中诞生。

    1985年至1988年,我校(黑龙江机械制造学校)的速记第二课堂几乎是每半年一期,学生是高中毕业后考入我校的两年制中专生,学生刚学完课本,尚没有加强练习和训练他们就毕业了,速记的功底没有形成实在惋惜。1988年,我调入中专教务科工作,1989年初,用正式出版的《北方速记》对我校四年制的中专生进行教学,全班40人,学习的劲头很高,一个学期学完十一章,在暑假期间采用函授,开学后,半数以上学生能达到记录任意文章100 - 120字/分的速度。我抓住那些肯学肯练的学生,有目的的对他们进行强化训练,规定作业量,定期对他们进行测试,对进步较大的学生给予表扬,使他们信心百倍的坚持下去,夺取成功的胜利。

    1990年1月,黑龙江省文秘速记学会将举行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这是一次极为有利的机遇,我们抓住了。为了迎接会议安排的速记比赛,90年元旦我们没有休息,坚持练写江泽民同志在建国40周年庆祝会上的讲话,全文近4万字,我们用从120字/分的速度反复逐段听写,直到完全记录下来后,把速度又提高到140字再反复练写,就是因为我们抓住了元旦和星期日休息的时间,进行全天的强化训练,所以在这次年会的速记比赛中,《北方速记》的选手吴彩云、徐杰、蒋福林、姜占斌、关山越(黑大)、董秀刚等分别获得第一、二、三、五等名次。这次比赛对我们的学员是一次极大的锻炼和鞭策,这也为今后步入全国性的比赛奠定了良好的训练基础。在这次比赛的前后,我们的学生与全国速记冠军、上海市政府速记秘书徐宏发同志相识,徐宏发同志用每分钟200字的速度在黑板上为大会作表演、介绍自己学习速记和在市政府应用速记进行工作的经验,与同学们亲切交谈,使大家备受鼓舞,为学好速记增添了信心和决心。

    1990年8月,我省首次组成“黑龙江省速记代表团”参加在辽宁省兴城、锦州举行的“庆祝中国速记节学术大会”,我也是首次率队出征。为了这次比赛,5、6月我们就加了劲,每天练一个小时,到临近的半个月学校放假我们就全天训练。比赛结果,我校学生徐杰排第15名,速度是190字/分,吴彩云排第18名速度是180字/分,她俩都是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

    1992年10月,“庆祝第四届中国速记节学术大会”在武汉举行,我第二次率队参加,这时徐杰、吴彩云都已经毕业离校,为给学校和我省争得荣誉,通过各种途径将她们召回学校参加集训和比赛,比赛结果,她俩的速度都达到了每分钟200字的记录水平,徐杰获第七名,吴彩云获第十一名,又一次为我省、我校争得了荣誉。通过这两次比赛,《北方速记》在国内显露出来。

    1994年8月,“庆祝第六届中国速记节学术大会”在北京中共中央党校举行,由于选手们的努力,吴彩云、徐杰获得甲级组200字/分第二、三名最好成绩。

    1996年8月,在“庆祝中国速记诞生100 周年学术交流会”进行的手写速记比赛中,《北方速记》再次爆出佳绩,徐杰再次获得甲级组第三名,比赛速度提高到220字/分;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研究生徐华和我院94文秘大专班学生陈文斌、黑龙江省供销学校的张彬彬、于瑞君、刘瑞华等分别获得乙级组170字/分的冠军、并列亚军、第三名和第四名优异成绩,《北方速记》的16名参赛选手全部达到准确率在95.2%以上合格成绩,夺得5个奖杯和11个《优秀证书》。

    连续的四次比赛,《北方速记》在国内壮大了阵容、扩大了影响、树立了形象,在全国速记界中有了位置。

  我从1987年开始担任黑龙江省速记学会副秘书长,1990年和1994年两次被选为黑龙江省文秘速记学会副秘书长,1989年被聘为华夏研究院速记信息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和中国中文信息学会速记学会的咨询委员。1994年后,被选为国家级学术团体“中国文献信息速记学会”的理事,并分别担任该学会的国内联络部和手写速记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

    从1986年开始,几乎每年写一篇速记教学和研究方面的论文,有的被他省速记界转发,引为教学的参考资料并多次在省科协系统和国家级速记学术团体中获奖。

    从《北方速记》问世到现在,我先后在黑龙江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黑龙江省政府职工大学、黑龙江省社科院职工大学、黑龙江省服务学校、黑龙江省供销学校等多所大、中专院校中进行速记教学活动,直接教学的人数达到四千多人,教学的总时数累计已达到三千四百多课时。2002年是我速记教学人数和课时最多的一年,仅黑龙江大学就有400人选修我讲的《北方速记》,我又受黑龙江省农业工程职业学院的聘请,该院有文秘三个班84人,每周一、三、五为文秘专业讲授《北方速记》。

  我从60年代开始学习速记,80年代开始进行速记教学,90年代喜获速记的教学成果,与速记相伴40多年,使我爱上了速记这一学术和职业,亲身体验到速记的用处,节省时间、记录详尽、开拓智力、提高学习和工作效率。所以我将在有生之年,把速记作为退休后的个人职业,誓把速记发扬光大,为我国速记事业的繁荣和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只要手写的汉字不被淘汰,手写的速记就永远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因为速记是把语言过渡到汉字的桥梁,是起到汉字所实现不了与语音齐飞的记录功能。生活的经历也昭示人们,谁能应用速记进行工作,谁就能提高工作效率;在学习中,谁使用了速记,谁的学习成绩一定会突出,谁就会拥有更多的宝贵时间。我校学生董秀刚毕业多年后来信说:“去南京参加技术协作会议,用速记作记录,回厂向领导汇报得全面,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可见,用与不用速记进行工作,效果是不一样的,因为它是所有学生、干部以及依靠书写进行工作的人们必备的一门实用技术。 所以,我认为:所有学生使用速记之日,就是我国速记发展之时,让我们速记界同仁团结、奋斗,来迎接我国速记的灿烂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