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记天地是 宣传“手写速记” 的阵地

宣传手写的《北方速记》、进行速记教学与速记学术交流的场所,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我要做一个老有所学,老有所思,老有所想,老有所为的老人。我热爱速记事业,从事速记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希望能得到广大博友、网友的青睐、支持和帮助,更企望得到祖国和人民的给予力量和动力,使得我国的速记事业,兴旺发展,更上一层楼。什么是速记?“‘速记’,是用科学的线条作符号和一套严谨的缩略方法,迅速记录人们语言、思维的快速书写的‘文字’。”“是广大书写劳动者节省书写时间、减轻书写劳动强度、增进思维敏捷反映能力、提高工作效率和学习成果的一门现代最实用的信息科学技术。”

网易考拉推荐

从王小丫征集“家书”谈起  

2007-03-19 10:10:38|  分类: 我速记的生涯,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王小丫征集“家书”谈起

看到王小丫在网上征集“家书”的博客,不由得使我也有一段的感慨。正象小丫所述,由于时代的变迁,人们对家书的概念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七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人们外出都是千嘱托万叮咛,要外出的儿子(女儿)、丈夫经常往家写封平安家信,以免牵挂。如今到了新世纪,通信的工具先进了,就不再说常写信而改口说:“常回个电话。”时代发生变化,通讯的工具越来越先进,这是人类走向进步、迈向科学技术先进行列的突飞猛进的新飞跃。

看看过去,在九十年代前,我每到一地办事,都往家里报个平安家信,一是告知我平安到达,一切顺利;二是免除家人的牵挂;三是表示外出的人时刻在想念家人;四是有儿女的让儿女回信,是最好的锻炼写作的机会。至今我还保留着我赴黑河、塔河带领学生实习时的家书,看到这些书信,那真是别有一番心情,那就是亲情加感情等于真情。

如今女儿已经成为大学中的人师,十岁时的可爱、活泼、真让人喜欢,写出的信那是发自内心的感情,思念父亲,盼望父亲早日回家,平平安安回来,为她辅导数学、语文等等,父亲在女儿心目中那可是“全能”哪不会,父亲都能解答并十分耐心的讲解。(因事待续)

那时写信是极为平常的事情,信封就是指南针。

这是我的一段亲身经历,是真实地事实。

我1955年参军,56年荣获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探亲假”,就是因为我参军后,一直与亲人保持通信,所以当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我没有迷失方向,很快按照信上的地址找到了亲人。

那是1956年,我刚刚年满18岁,已经是“老兵”的我,身为警卫员与团参谋长到师部开会,晚间我们同住一室,领导问我哪里人,家里都有什么人,我说:“我老家河南偃师,解放前,父亲和祖母带领我的叔叔们逃荒到东北,祖母回一次河南,在返回东北的途中郑州车站,我的五叔被日本飞机狂轰乱炸的子弹射中,就再也没有返回东北。我父亲在山东黄县神学院毕业分配到黑龙江省安达县正亚街的教会做牧师,不幸我5岁时父亲病故,当年我的好漂亮亲妹妹也死了,后来迫于生活母亲再婚,9岁时我离开母亲到二叔家,12岁同二叔回到河南老家参加土地改革,分得土地和宅院,三叔以打铁为职业养活全家,我一边读书,一边种地,到1955年我报名参军。”这时参谋长问我:“你想不想你的妈妈?”我回答很想。会议结束后,我和参谋长回到自己的部队驻地,我又开始我的正常工作。万万没有想到,半个月后的一天,我们排长告诉我:“给你半个月的探亲假,去看看你的妈妈。”我听到这句话后,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表达,也真是热泪盈眶。我迅速把这个喜讯告诉我们同村参军的老乡王长水,当时他在炮兵连,我们全村共有6个老乡都在这个炮团,因我比他们的文化高,所以我当时被分配到团指挥连侦察排,三个月后把我调到警卫排。我的老乡对我有这个有意义的探亲假都表示羡慕并给我祝贺。

8月,我离开部队只身来到哈尔滨,因为我的舅舅家住在三棵树荣华街。下火车,我按照舅舅给我的家信,我就是按照信封上的地址找到了舅舅的家。

记得,我好象是早晨6、7点种下火车,问路边的人,他们告诉我三棵树荣华街的大致方向后,手里拿着信封,看着信封上的地址,再问问值班的交警,后来看到墙上的字体“荣华街”三个字,我再沿着门牌号往下查去,一号又一号,终于到了目的地。当我敲开舅舅家的房门,开门的舅妈愣住了,她看到一个军人站在她的面前,不知是何故。当我说出舅舅马忠孝时,舅妈才猛然醒起,这才叫着我的名字,把舅舅叫起来和我相见。

在舅家住一夜,第二天正赶上全市的大游行,道路被封,舅舅送我走现在的“一曼街”直奔哈尔滨火车站,买票上车就去安达母亲家。

下火车,我还是手里拿着信封,边看信封的地址边往前走。因为我在安达到9岁时离开,街道变化不大,还能找到,就这样在信封地址的门牌号中,又找到了母亲家。我到家门口和妈妈见面,妈妈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意思到,站在她面前的就是离她而去快十年的儿子。我离开妈妈虽然快十年,然这十年从来没有间断我们母子的书信往来,人虽没有见到但信是经常畅通的。妈妈一见儿子回家那高兴的眼泪夺眶而出,看到妈妈哭了我也跟着哭了起来,是继父把我们母子劝说开始了欢乐的气氛,妈妈开始忙活起来,一是张罗买菜买肉给儿子做好吃的饭菜;二是张罗,给我找当年和我不错的好朋友让他们陪我上街、看电影、去访问我非常熟悉的老师和长辈。在张琨、呼文秀和张永贵的陪同下,我对安达的街道来回走了几趟,进一步熟悉了街道。当时的安达街道并不是很宽很长很大,和我1948年离开时变化不算太大,可今天就不同了。

我和我的妈妈、弟弟们合照了一张全家福,我那个小五弟在妈妈抱着的怀中,照像时竟然尿了起来,至今看到这张照片时,地上还有一片汪汪的“水”。

安达的城市不大,除了去看电影又没有什么公园等,二张一呼整天陪着我,倒觉得不好受,所以在安达妈妈家里住了7天就离开妈妈说回部队和到阿城看看二叔。

那个年代电话对普通人来说,那是很神奥的,也很难打的。我不能像现在给二叔打个电话你到车站接我。那时不行,也不能实现。我又带上我二叔给我的信,来到阿城看望二叔和二婶(二叔是1953年从河南到阿城与我父亲的挚友刘谦和在这里共同开创起“阿城奶粉厂”,后来二叔被错划右派,直到文革后期才平反。)

阿城我还是第一次来,什么样都不知道,就是凭借我手中的信封地址,我又找到二叔家。二叔家生活很艰苦,住的和吃的和穿的都很差。我来了,二叔二婶张张罗罗买菜买肉买米,在这里没有朋友陪我玩了,白天二叔上班,在家里和二婶与妹妹们聊聊家常,说一说在河南老家那段日子的感受和来到阿城的生活情况,二叔下班领我到阿城街里溜达溜达,逛逛商店书店。

在二叔家住了三天,就返回哈尔滨的舅舅家,我的二表哥马长林和三表哥马长海,领我游览哈市的街道和商店,也去看了两场电影,在道里的“真美”照像馆,我们兄弟三人照了一张唯一的合影留念的值得怀念的照片。

我提前二天返回部队,向领导汇报我探亲假的全过程。我又投入我的正常工作和学习之中。三个月后,我从炮团被调入师的警卫排工作。

这是我生活中永远留恋的一段值得回忆的往事。我永远记住了她。

第一,我没有任何申请,就是同团参谋长到师部开了一次会,就获得这次的探亲假。对于与我同当时当兵的所有老乡的人来说,我是最真正的幸福,同时也真正体现了首长关心战士的真实感情,我永远怀念这段情感,感谢参谋长。

第二,我当年才十八岁,在我现在看来那些都二十多岁的学生,他们来上大学家长陪送到学校离不开父母,而我却仅凭借手中的家信,只身来到哈尔滨这个大城市,一个人连走三个城市 “从丹东(安东)出发 — 哈尔滨 — 安达 — 哈尔滨 — 阿城 — 哈尔滨 — 丹东。”我没有丢,没有迷失方向,因为我在侦察排学习了侦察员的本领,我是一个兵,军人的天赋养成我独来独往,走南闯北的胆量。

第三,回到部队,三个月后到师警卫排。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