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记天地是 宣传“手写速记” 的阵地

宣传手写的《北方速记》、进行速记教学与速记学术交流的场所,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我要做一个老有所学,老有所思,老有所想,老有所为的老人。我热爱速记事业,从事速记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希望能得到广大博友、网友的青睐、支持和帮助,更企望得到祖国和人民的给予力量和动力,使得我国的速记事业,兴旺发展,更上一层楼。什么是速记?“‘速记’,是用科学的线条作符号和一套严谨的缩略方法,迅速记录人们语言、思维的快速书写的‘文字’。”“是广大书写劳动者节省书写时间、减轻书写劳动强度、增进思维敏捷反映能力、提高工作效率和学习成果的一门现代最实用的信息科学技术。”

网易考拉推荐

村 庄  

2008-12-18 16:39:1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 庄

      在网上看到一篇《村庄》的博客,立即唤起我对我曾经居住过的村庄回想,于是立即用这个博客,也来抒发我对我曾经住过的“家”,进行描述。如果写得不好,在网上与这个村庄的人,你们完全可以修改或者补充,来完备我的《村庄》。

     我生在东北,从我记事的时候,一直是在城市里生活:在安达县(现在叫安达市了)上幼儿园、小学一二年级;九岁离开母亲跟随二叔到佳木斯继续上学到三年级;随后跟二叔工作的转离到长春市,没过半年就由长春市直接回到河南省偃师县大口镇,这里是真正的农村。

      1949年,二叔,带领我们回老家,为的是参加土地改革,我父亲和二叔是那年河南闹灾荒时,与我奶奶、三叔一块逃荒来到东北的。我家是贫农,此次土改我家由于我们东北的人都回来了,分得的土地共21亩,房园一套。那时家里有爷爷、奶奶、二爷、二叔一家五口,三叔一家两口(三叔刚刚结婚不久,还没有小孩)和我(我的父亲是老大,我五岁时逝世)。我三叔是铁匠,属于工人,不分给土地。这是当时我家的情况。二爷因二奶逝世后一直未续,就和我爷爷一直没有分开。

      回到老家,当时看到哪里都感到新鲜,因为在城市里生活,从来没有见过什么麦苗、棉花、谷子、地瓜以及所有的庄稼,别说,当时还真有“韭菜、麦子、野草”分不清的感觉。后来在农村逐渐学会了“种庄稼”,从11岁到17岁参军前,我家的男劳力,三叔一直是打铁,忙;二叔忙着给三叔生产出的产品,赶集、摆摊卖货;我虽然一直是上学,但到农忙时就得下地,帮助大人耕地、整地、施肥和种小麦、割小麦,种地瓜、起地瓜,种棉花、摘棉花,掰苞米,摘豆角等等。家里的活计全是奶奶张罗。

       我家住在大口镇的东南角的“沟里”,这处住宅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因为是沟底,我家就有两个窑洞,那里是“冬暖夏凉”。从我家要出去到地里,就得转个弯子,绕沟底上沟顶顺大道出南寨门,才能走出去到村外。我们村有四个寨门,东南西北,村子的中间是“观音阁”,四个门都从这里中转。大家看过诸葛亮的《空城计》了吧,其实我老家的寨门和寨墙和空城计的城墙、城门一模一样,城门上可以眺望远方,跟诸葛亮在城门上弹琴的空间大小极为相似,足有十五、六平方米左右。打开城门,外面一片开阔地和壕沟,城墙足有今天的三层楼高,宽相当于今天楼的宽度,全是用最好的“黄土”干打垒砌成的,由于用土垒砌的城墙,外面就出现十几米宽,十几米深的大壕沟,据说,当时打仗敌人攻城,沟里注入一人深的水,绝对可以抵挡敌人的攻击。记得当年的老人讲,寨墙上面还可以走马车,而到我们看到的年代,仅仅能够并排走两个人了。

       那时候我们常常登到寨门或寨墙上,观看城外的景致,学校的剧团演员每天早上要登到寨墙上“啊、啊、啊、啊”的放声“练音”。由于我的嗓音好,在五年级时被剧团选中,所以早上天还没亮,我们就登上寨墙面向村外,开始“练音”了。

       不知是哪年,在我家附近的东南方向,扒开了一个大豁子,再到地里干活,就不用走南寨门了,从这里直接到地里,慢慢,城豁子变大了,可以走车。我至今还记得在我当兵前的一个梦:“那是一个早上,我赶着我家的牛扛着犁,要到地里去耕地,竟然从陡峭的仅能一个人攀登式的“爬”上到沟顶,再顺着也是仅能一个人通过的羊肠小道,才能走出去的狭窄的近道。”我惊奇的醒来,我还从来没有自己独立去耕过地呢,怎能做了怎么一个梦?当天,我讲给我的一位远房叔叔,他给我圆了这个梦,说:“今年你要离开家,去往远方。”果然,这一年我当兵离开家乡到辽宁丹东,后来转业到哈尔滨,至今已经是50多年了。

       离开家乡后,先后回老家算来也有十三四次了,每一次都有新的变化和新的感觉。

       现在,老家的寨墙已经没有了,寨墙外面的壕沟由于雨水常年的冲刷,也几乎快平了,垒寨墙的土,成了大家建房托土坯的原料,寨墙的外面已经成了住宅,公路从原来的东门外顺着壕沟登上沟顶,沿南寨墙边一直通向远方。我的家,已经没有人住了,因为寨墙的消失迫使沟底的房屋又潮又湿,我的家人都搬迁到寨墙外面的高处,新建了房屋。我三叔有三个儿子,分得三处宅基地,全在沟顶和寨墙外面,每一家三分宅基地,家家都盖上了大瓦房,宽敞明亮的房间和大玻璃窗,比起我原来住的房子,房间和窗户小,形成了鲜明的比照。

       在我2004年回家的时候,原来的寨墙都已经不存在了,个别的地方,只有寨墙所没有被挖走的“残土”和支离破碎的城墙根了,四个城门已经消失了,观音阁也扒了,就连我家跟前的“关帝庙”也没了。现在家家用上了自来水,原先的水井也填死了。我还记得,60年代回家,我还去过那个井挑过水,水井有几十丈深,使用的是“辘轳”打水,没当兵前,还时常有过女人跳井的悲惨景象。

       这就是我回忆的我的家乡“村庄”,河南省偃师市大口镇。

       现在网络非常发达,如果你对我的家乡:河南省偃师市大口镇感兴趣,就在网上“百度一下”这个地方,那里介绍的很详细。欢迎光顾我的家乡。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