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记天地是 宣传“手写速记” 的阵地

宣传手写的《北方速记》、进行速记教学与速记学术交流的场所,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我要做一个老有所学,老有所思,老有所想,老有所为的老人。我热爱速记事业,从事速记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希望能得到广大博友、网友的青睐、支持和帮助,更企望得到祖国和人民的给予力量和动力,使得我国的速记事业,兴旺发展,更上一层楼。什么是速记?“‘速记’,是用科学的线条作符号和一套严谨的缩略方法,迅速记录人们语言、思维的快速书写的‘文字’。”“是广大书写劳动者节省书写时间、减轻书写劳动强度、增进思维敏捷反映能力、提高工作效率和学习成果的一门现代最实用的信息科学技术。”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三篇《人民日报》关于“读书”的文章  

2009-04-23 16:4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三篇《人民日报》关于“读书”的文章

一、《书香中国 期待你我》

【编者的话】4月23日,第十四个“世界读书日”如约而至。

 每年的这一天,对奔忙的现代人来说,更像是一个提醒:别忘记读书,别忘记阅读带来的快乐。

如今的中国,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阅读的力量,但也要看到,“不读书、少读书”的现象仍然存在。一个不爱阅读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一个书香四溢的国家是不可估量的。国民阅读的问题,不仅关系到国家的软实力,影响到社会的总体文明程度和创造能力,更是一个民族精神气质的外在表现——这是读书对于一个国家的深层意义。

一个人的阅读史,直接影响到个人的成长和他对社会的作用;一个群体的阅读习惯,直接反映出他们的精神追求与价值取向;一个城市的阅读热情,直接呈现出城市的文明高度。我们希望今天本版刊出的不仅是一组报道,更是传递一种讯息——一个书香中国,期待你我的共同参与。

二、重拾阅读精神(人民论坛)

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将每年的4月23日定为“世界图书和版权日”,意在鼓励人们发掘读书的乐趣,并纪念那些为推动人类文明前进而做出不懈努力的先辈。

中华民族无疑是一个有着良好阅读传统的民族,有关名人与书的趣事不胜枚举:大思想家王夫之一生著书数百卷,连给女儿嫁妆时,亦是用满满一箱书;《资本论》首位翻译者、经济学家王亚南,在乘船遭遇风浪、海轮颠簸不止时,要求服务员将其绑在椅子上以聚精会神地读书;诗人闻一多在结婚当日的早上不见踪影,后被友人发现在书房中如痴如醉地读书……

然而,近些年来,我们更多地听到这样的故事:2008年,上海一家早教中心率先开设幼儿经典诵读班,由专家带领10岁以下的小朋友诵读《三字经》、《论语》等经典作品。结果在短短3个月中,学员由原先的20人减至两人。有记者采访退班的家长,得到的回答竟出奇一致:“以后入学时又不看这些,还是把时间花在学英语、电脑、钢琴上更为实在,这些可都是升学加分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书籍已经不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而沦为“耽误孩子升学的滑梯”?家长对于经典阅读先入为主的拒绝态度,不仅没收了孩子享受人类丰盛文化大餐的入场券,还间接导致了这些孩子长大后偏于功利的阅读习惯。在许多书店里,你看那“最畅销图书排行榜”上,显眼位置处净是些炒股、基金、管理类的书籍;若有关注社会现实的书刊,也多是用来解当下人之心灵困惑的——如何应对办公室政治?如何成为完美男人/女人?如何把孩子从小送入常青藤?等等。

书店里的人头攒动,正和当代人填补不了的心灵饥荒形成反差——讽刺的是,往往我们功利书读得愈多,便发现这种饥荒愈厉害。捧着教辅书、“快餐”书太久,我们的视野变得狭窄,只局限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进而造成精神上的乏力,思考社会、思考人性的乏力。

很难想象,一个精神乏力的民族,会有着什么样的未来。当人们津津乐道“世界读书日”——4月23日,也正是英国文豪莎士比亚、塞万提斯的辞世纪念日时,往往夸大了这其中的“巧合色彩”,而忽视了这些文豪们对于启迪思想、丰富文明的重要作用。

若你想说,莎士比亚们离我们太远,无论怎样读书,我也达到不了他们的境界——那么就看看卡耐基吧,在你的书架上,是不是正有一本他所写的《人性的弱点》,供你在陷入人际纠纷、遭到解雇、甚至失恋时寻找“速效冲剂”?但卡耐基在座右铭中这样写道:“人活着不只需要面包。我亲眼所见有些百万富翁因缺乏人文精神的滋养而面临人性的饥饿;相反,有些穷人却在精神上十分富有,远非百万富翁所及——是一个人的精神令他的身体富有。”

还记得清清吗,那位在地震后的废墟里打着手电筒看书的女孩。在被救出后,她说:“下面一片漆黑,我怕。我又冷又饿,只能靠看书缓解心中的害怕!”

读书能缓解我们内心的恐惧,丰富我们的心灵,给我们精神的力量。就从今天开始,想一想我们为何设立“世界读书日”,重拾真正的阅读精神吧。

三、读书究竟有何“用”?(人民时评)

由重庆上万应届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而引发的“新读书无用论”的激辩尚未消停,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文化界又将读书置换进国际大环境,呼吁阅读是提升民族素质之精要。诚然,这两种不同语境下的“读书”,意义并不完全相同。然而,倘若国人对读书之于自身的意义尚存疑义,又如何寄希望于以读书改变民族命运?

2008年公布的第五次“全国国民阅读与购买倾向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人的图书阅读率已从1999年的60.4%下降至2007年的34%。2007年,我国人均购书量不足5本,且其中八成是课本教材。国人读书量的连年下滑已成不争的事实,但其背后的根本动因在哪里?

网络阅读率的逐年攀升,否定了现代生活的紧张使民众“无暇阅读”的假定;新媒体的兴起对大众关注点的分散,以及出版物质量的良莠不齐亦只能是“外因”。究其根本,或许仍在我们读书目的的扭曲——“功利性阅读”。

早在上世纪初就有学者斥责功利性阅读,“借读书之名,取利禄之实,皆非读书本旨”。在功利心的主导下,读书并非因为“开卷有益”,而是汲汲于“经世致用”,为稻粱谋。如此,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读了书仍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及其家长转而投身“读书无用”的偏激思潮中似乎便不难理解了。

与几十年前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相比,如今生发的“新读书无用论”同样令人心生寒意。读书究竟有何用?

“学而优则仕”是不少中国文人自古抱定的信念,读书不仅为“修身”、“齐家”,更为了“治国”、“平天下”。这种思想的产生与我国古代的文人治国理念紧密相关。科举制度在堕入八股沉疴之前,的确起着鼓励人读书的重要作用,然而也给不少人的“读书”压上了功利的重担。

受着“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的鼓舞,我们的老师才会没收学生的“闲书”。相比于沉重的课业,我们倡导的读书是有界限的——仅限于教科书与教辅书。然而正是这种读书模式抹杀了人们真正的阅读兴趣,造就了功利性阅读与碎片化阅读。学生时代,我们从课本中读到的大部分是原著的片段一隅;而到了需要独立做学问、搞研究时,也只是习惯性地搜索出最为“切题”的碎片加以引用。如此循环往复,阅读只能沦为“谋利禄”的工具而失其真味。

“腹有诗书气自华”,学富五车不是为了谈话时引经据典卖弄才学,也不是为了换得一纸文凭作利禄捷径,而是看重其对个人心灵的陶冶,如朱熹所说,“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书籍是一泓浸润人心的清泉,唯有潺潺不绝方能给人以精神的动力与养料,使人心胸豁达、目光高远,成为一个丰富的人。

剔除阅读背后的杂念,使读书成为一种心灵的需要、精神的渴求。五柳先生云:“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行虽未至,心向往之。

     (速符文章随后上传)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