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记天地是 宣传“手写速记” 的阵地

宣传手写的《北方速记》、进行速记教学与速记学术交流的场所,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我要做一个老有所学,老有所思,老有所想,老有所为的老人。我热爱速记事业,从事速记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希望能得到广大博友、网友的青睐、支持和帮助,更企望得到祖国和人民的给予力量和动力,使得我国的速记事业,兴旺发展,更上一层楼。什么是速记?“‘速记’,是用科学的线条作符号和一套严谨的缩略方法,迅速记录人们语言、思维的快速书写的‘文字’。”“是广大书写劳动者节省书写时间、减轻书写劳动强度、增进思维敏捷反映能力、提高工作效率和学习成果的一门现代最实用的信息科学技术。”

网易考拉推荐

与“文/ 宁坷”探讨汉语速记和批驳他的“手写速记无用论”(二)  

2013-04-11 16:03:27|  分类: 速记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文/ 宁坷”探讨汉语速记和批驳他的“手写速记无用论”(二)
  学习汉语速记,有如学习一门外语,需要投入长期的、大量的工夫。朱先生说,汉语速记,必须熟练之后,才会发挥其记录优势。换句话说,也就是,在熟练之前,与其叫它汉语“速记”,不如称之为汉语“慢记”。我们可能熟悉掌握它吗?可能的。只要不超过人的潜能极限,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我们不是做运动员参加奥运,遇到这种情况,在选择之前,我们应该计算一下得失。熟练使用汉语速记到底需要多少时间?不清楚。朱先生本人练习速记的时间不可谓不久,我不知道他是否有信心快速地记录一段我说的话。我落音,他落笔,或稍慢些亦可。
  学习汉语速记确实需要投入长期的、大量的功夫,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们知道,中国人一般从二三岁就开始学话语、五六岁学写汉字,识别汉字了,到了上大学的十八九岁,他们的汉字字龄都有十三四年了,写汉字提笔既出,除非个别的生僻的汉字写不出来。这时他们手写汉字的速度一般是四五十字左右,在课堂上,经常感到老师的讲课内容讲的多记得少,笔头跟不上老师的讲话速度,在大学毕业考研前的辅导中,也在为此悔恨自己手中的笔,记录的速度慢,他们确实需要速记技术来拟补自己写的慢的记录水平。这时想起来学习,往往是追悔莫及,在学校里又不开设速记课程,因为我国的速记是没有被教育部认准的技能课程,即便有的学校里开设了速记课,那也是出自那位教速记的老师自我推荐,我国的速记还属于民间传播中的技术。
  很多人都知道唐亚伟,他是在十几岁在旧书摊上看到一本速记的书,购买后认真研究,后来他自己在某些人的帮助下,出版了《亚伟速记》、开办速记学校、培养速记学员,“我的接触速记,也是非常偶然的,只是在1930年的夏天,在南昌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一本早期速记书(注:指蔡锡勇著的《传音快字》),因而引起我的兴趣,便开始钻研起来。建国前,先后在重庆、上海等地开办‘亚伟速记学校’,真是弟子遍天下。但是唐亚伟的一生中并没有在任何正规学校内任职,他的学校在50年代与刘拓开创的新中国速记学校,两家打的不亦乐乎,于是北京教育局曾经停办了他们的学校。唐亚伟进行手写速记是从1937年开始一直到2012年逝世的97岁中,他一天也没有在大学里正式上班,他的教授职衔都是在某些大学里任课时,受聘的职衔。说实在的,唐亚伟在我进行速记教学中帮助很大,两次为我的《北方速记》题词,我也对唐亚伟老师非常尊敬,每次进京几乎都去请韩珠璇老师一块到唐老家拜访,有一次还带领我最好的弟子徐杰一同前往。现在的北京市速记协会就是唐亚伟先生创办起来的,这是一个纯民间的社会团体。
  唐亚伟的老师是谁,到今我一直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十五六岁时,是自学成才的速记教育家。黑龙江的颜廷超老先生,是中国速记界的最知名的人士,他的老师是日本人,以后他多次在长春和哈尔滨的一些大中学校任职,退休前在哈尔滨第十三中学语文组,职称是高级教师,在1998年成立的华夏速记研究院被聘研究员,一直到93岁逝世。
  徐培汀教授是上海复旦大学的教授,他在复旦大学进行速记教学多年。武汉的黎宏基教授是武汉大学的教授,他在他们学校进行速记教学。他们都出版了自己的速记教材。
  北京的范立荣老师,可能大家都非常熟悉,他是唐亚伟的学生,与唐亚伟共患难几十年,他到了北京的某个大学任职,后来成立了“中国高教秘书学会”是第一任副会长,他的速记教材遍布全国的高校,因为他地处北京,又是高教秘书学会的领导,有很高的声望。手写速记在国家劳动部职业鉴定中心能站住脚,是他与劳动部某些领导抗争保住的结果,否则在技能鉴定中就会没有手写速记这一项。(1999年国家劳动部出台了《速记员、速记师的职业技能鉴定考试标准》后,为求得我北方速记电脑学校能颁发速记师的证书,专程到劳动部进行咨询中,得到的范立荣坚持手写速记的)。
  《北方速记》起源于黑龙江机械制造学校现黑龙江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我是速记的学者,是一名工人。1958年在解放军沈阳军区《前进报》上,看到温州速记学校的招生简章,由于即将复员转业,学校安排我转业到地方再开始学习。1959年转业到哈尔滨林业机械厂学车工,我就是一边学习车工,一边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里学习的速记。开始学习《简易速记》,后来又学习温州的《汉语速记》。1985年我的黑龙江机械制造学校担任车工生产实习指导教师(黑龙江省工业交通管理干部学院,现黑龙江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或黑龙江职业学院),由于每周停电,实习教学受到影响,为了挽回因停电造成的教学影响,向学校自荐推广手写速记的第二课堂。我的速记教学得到了学院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以后又在黑龙江省文秘速记学会颜廷超先生和北京唐亚伟、温州速记学校张宏声老师的帮助下,速记第二课堂越办越好,由此,产生了把温州速记学校的《简明速记十五讲》教材进行改编的想法,《北方速记》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创建成功。以后我在速记教学中,取得更好地成绩。1990年带领我的学生参加在辽宁兴城、锦州举行的全国速记比赛,我的学生徐杰、吴彩云榜上题名;1992年在武汉的比赛中,她们双双进入每分钟200字的成绩,徐杰夺得第七名,吴彩云第十一名;1994年在北京中央党校的速记比赛中,吴彩云夺得210字/分甲级组的亚军,徐杰第三名;1996年中央党校的比赛中,徐杰夺得220/字的第三名,这一次我们黑龙江的速记选手一共20人上场,我的《北方速记》选手16人,结果全部获得优秀水平,最低一名的准确率在95.2%,我的学生夺得五个奖杯,这也是我的光荣,由于这一成绩,使我在退休后产生创办速记学校的想法,要弘扬《北方速记》。在以后,就再也没有进行全国性的速记比赛。1998年我60岁退休,马上向哈尔滨市南岗区教委进行申报,成立哈尔滨北方速记电脑学校,得到批准。由于想要颁发劳动部的《速记师》证书,所以又向哈尔滨市劳动局申请办学,三个月后得到批准。我是想在哈尔滨市进行手写速记的推广、普及和教学,用以学校的名义进行手写速记的宣传。我的学校是我个人创办的。在我办学前后,先后在黑龙江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职业学院、黑龙江省政府职工大学、黑龙江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黑龙江省社科院职工大学、哈尔滨广播电视大学、黑龙江农业工程学院、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等院校担任速记课教师。我退休前在单位评上车工技师,我满足了这个工人工程师的职称,实现了我梦寐以求的个人工程师的梦想,以后就没有再去争取什么职称。然而,工人上大学的讲台,在2000年以后是不称职的,所以我向黑龙江省老龄委的职称办,根据我的速记教学成果,申请成功副教授副研究员的职称,学校的董事会批准和聘任我研究员的职称。从此,我在国内办起我的北方速记电脑学校。
  在我国速记教学中,还真正有几名工人出身的速记教师,上海的郭大新、广州的邓斌、辽宁的赵连山,四川的蒋朝参是农民学会了速记,开办了广汉速记秘书学院,也是个人兴办的。
  在1984年前,黑龙江哈尔滨的庞麟办了一所“黑龙江速记学校”,那时报名的人非常多,批改作业顾不上了,就聘请哈市学过速记的同志们帮忙。1985年我进行速记教学后,庞麟去了深圳,在那里组建了速记学校。这也是个人办学。
  我国的速记技术至今没有被教育部认可,成为学生的手写技术课程。现在的速录机技术首先获得劳动部的认准,设有速记师等职业,现在的教育部也在两可之间,都没有形成专业。
  为什么?唐亚伟1994年发明了速录机。其实他是把美国的速录机引入我国,在当时北京的晓军电脑公司投资、唐亚伟教授带领一批专家创造出了‘亚伟中文速录机’,研究开发成功的中国速录机。在2000年以前,国内对速录机的推广普及没有成效。在我的学生刘永森为北京青年报等做速录记录后,一些记者看到进行采访报道后,速录技术才成气候。唐亚伟与刘永森四五年在北京法院的官司中,之所以‘亚伟速录机’的专利权被取消收回,其主要原因我看是,他们道不清亚伟速录机的真正原理及其结构的定理与性能。现在新一款的‘索恒速录机’可以与电脑直接对接,只要电脑里有的拼音方法,‘索恒速录机’完全可以胜任。‘索恒速录机’是当今唯一具有专利权的产品。刘永森是我国既有手写速记的技能,又具有速录机的理论和操作水平,他发明了‘索恒速录机’,是我国既能手写又能速录的第一人(在《中国速记百年史》中,记录了刘永森几次参加全国速记比赛的成绩。在劳动部获得第一批速录员中,有刘永森。手写的速记刘永森至今仍然在使用中),在中国速记网院可以查到这些信息资料

唐亚伟教授带领一批专家创造出了‘亚伟中文速录机’

“我的接触速记,也是非常偶然的,只是在1930年的夏天,在南昌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一本早期速记书(注:指蔡锡勇著的《传音快字》),因而引起我的兴趣,便开始钻研起来。


颜廷超的速记启蒙老师是日本人西川伍朔,在伪满的建国大学里学会了日本速记,那一天,建国大学副总校长田庄一教授主讲《国民道德》时,由作田庄一教授口述,西川先生用速记记录,最后形成一本专著出版,看到速记的特殊功能后,开始学习速记。那时我并不知道中国已经也多种速记了。
与“文/ 宁坷”探讨汉语速记和批驳他的“手写速记无用论”(二) - 速记天地 - 速记天地是 宣传“手写速记” 的阵地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